永利集团讲席教授Alexey Kavokin获2020年“量子器件奖”-永利集团

永利集团,永利集团官方网站

永利集团讲席教授Alexey Kavokin获2020年“量子器件奖”

来源:国际极化激元中心 发布时间:2020-05-18 作者:周晓青

5月18日,国际化合物半导体大会量子器件奖正式公布:经提名、评选,永利集团理学院讲席教授Alexey Kavokin获得了2020年“量子器件奖”(The Quantum Devices Award),表彰他成功预测了极化激元在室温下的玻色-爱因斯坦凝聚,促生了极化激元激光的发展。

“量子器件奖”创立于1986年,每年评选出一位或数位研究者,表彰他们在化合物半导体器件和量子纳米结构器件(包括物理学和晶体生长)的先驱性贡献,近20年来已形成较大的科学和技术影响力。

为了理解极化激元的重要性,我们采访了Kavokin教授。



为什么是他

Question能给我们科普一下什么是“极化激元”么?

Kavokin: 极化激元就像是一个实验室,只不过这个实验室的大小是微米量级的,它真的极小,但我们能在里面验证各种物理理论——当我们把一束激光打进一个微小的晶体结构里,我们甚至可以研究在黑洞和遥远星系里发生了什么。

最近,我们正在实验研究薛定谔(量子力学创始人之一,诺贝尔奖获得者)90年前提出的一种效应,在此之前还没人能观察到。在如此微小的世界里发现能影响浩瀚宇宙的效应,这是多么令人激动啊!


77837

实验观测到的极化激元

(图片来自合作团队)


Question:我们该怎么理解“玻色-爱因斯坦凝聚”和“极化激元激光”?

Kavokin: 这要追溯到上世纪20年代。1924年到1925年之间,阿尔伯特·爱因斯坦在萨特延德拉·纳特·玻色的研究基础上,预测了物质除了固态、液态和气态,还有一种新的物态——大量的量子粒子(玻色子)“凝聚”到同一个量子状态。

换句话说,几百万个粒子表现得就像它们是一个粒子。我们可以想象,一条高速公路上成千上万的汽车都以同样的速度前进,同步加速,同步刹车。这种新的物态就是“玻色-爱因斯坦凝聚”。

不过,要达到玻色-爱因斯坦凝聚,一般需要在很低的温度下。比如人类首次在实验中观察到这种效应,就是在极其低温的铷原子气体中,当时的温度比绝对零度高了不到百万分之一度。

我们在2003年预测,极化激元在室温下就能达成玻色-爱因斯坦凝聚[1]。当时这项工作的合著作者现在都是著名的物理学家:其中一位Guillaume Malpuech,是现任法国国家科研中心(CNRS)院长,CNRS是法国最大的科学技术研究机构;另一位Bernard Gil也是CNRS的特级教授(Director of Research of an Exceptional class)、圣彼得堡国立大学荣誉教授,是他引发了我们对氮化镓这种半导体材料的兴趣。顺着他的直觉,我开始研究氮化镓微型腔。

最终,我们在2007年获得了实验上的突破,在室温下达到了玻色-爱因斯坦凝聚,并且展示世界上首台室温下的极化激元激光[2]。之后,人们在很多半导体系统里都观察到了这种效应。

[1]"Semiconductor microcavities: towards polariton lasers", Kavokin A, Malpuech G, Gil B, J. Nitride Semicond. Res. 8, 3, 3 (2003)

[2]"Room-temperature polariton lasing in semiconductor microcavities", Christopoulos S, von Hogersthal GBH, Grundy AJD, Lagoudakis PG, Kavokin AV, Baumberg JJ, Christmann G, Butte R, Feltin E, Carlin JF, Grandjean N, Phys. Rev. Lett. 98, 12, 126405 (2007)


Question: 您刚才强调,您在理论预测和实验中证实的效应是发生在“室温条件下”,为什么“室温下”很关键?

Kavokin: 如果它们只能存在于极低温度下,我们视它们为一种奇异的物理现象。而我们的研究表明,它们可以存在于在室温下,那它们就能进入日常生活。正因为如此,极化激元激光如今已经开始作为未来量子计算机和量子通信网络的重要部件。

我在该领域获得第一项成果是在20年前了,但检查理论预测、实验验证、开发新一代量子器件(极化激元激光)都需要时间。我们在《微型腔》(下图)一书中总结了20年以来对玻色-爱因斯坦凝聚和极化激元激光的研究[3]。


当然,从事这方面研究的远远不止我一人,极化激元研究的发展,离不开数百位分布在欧洲、美国、中国、俄罗斯、日本的科学家这么多年来的努力。当今在这一领域相关的研究成果论文有好几千篇,全世界几十个实验室都在做。

[3] "Microcavities”, Kavokin.A., Baumberg J.J., Malpuech G. and Laussy F.P., 2nd Edition,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17)


Question: 您在永利集团创建了一个国际极化激元研究中心,您认为这个领域有什么是值得继续探究的?

Kavokin: 我认为有两个主要的应用方向:

一是基于半导体晶体结构,来实现量子计算机和量子模拟机。和谷歌、IBM现有的超导量子技术平台相比,用极化激元实现的量子平台有几个明显的优势:更快、更灵活、费用更低,中国或许能成为量子计算的全球引领。

另一个应用是光致超导。利用极化激元的凝聚,我们能够提高超导的临界温度,现在能做到最好的是零下100摄氏度,以后或许还能在室温形成超导。超导能节省能耗,这会是一个重大的经济影响。

接下来的3~5年间,国际极化激元中心的科研也正是朝着以上这两个目标:建立一个极化激元量子计算平台、实现光致超导。我认为,现在是时候在基础研究和工业应用之间架起一座桥了,我很期待在中国和工业界开展合作。


科学并不是他的全部

画画、桌游、滑雪……对Kavokin教授来说,生活丰满而有趣,而科学只是其中一部分罢了。既然如此,聊完科学,我们来说说别的。




彩蛋来了

目前,在Alexey Kavokin教授领衔的永利集团国际极化激元中心,数个在建的实验室即将开始全面运行;而他写给孩子们的科学绘本——中文版《安可乐和量子计算机》、《安可乐和赛车》将在今年暑假由浙江教育出版社出版;还有,以那只名叫萨拉丁的猫为主题的永利文创系列,也已经在酝酿中。



让我们期待,极化激元实验室获得更多科研进展。

也同时期待,这些科研上的突破,像绘本和文创一样,走入我们寻常的生活中。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