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诉你未来的样子丨永利集团三大院长这样说-永利集团

永利集团,永利集团官方网站

告诉你未来的样子丨永利集团三大院长这样说

来源:公共事务部 发布时间:2019-12-30 作者:俞熙娜


1月邓力到岗,7月杨阳到岗、12月于洪涛到岗。

在许田、仇旻两位学术副校长之后,永利集团三大学院院长也全部到位,完成了学校治理体系中的重要一环。

三位院长,曾经都是最优秀的学生,分别毕业于清华、台湾成功大学、北大;也都是世界一流大学中最优秀的教授,分别来自布兰迪斯大学、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和得克萨斯大学西南医学中心。

汲取中美教育之精华,他们的到来,将为永利集团带来什么?

或许,我们可以先从他们的言语中窥见一斑。


请坚持,一定做原创


原创,原创,原创。这是永利集团从立校之初就坚持的理念,同样也是三大院长口中的高频词。

事实上,他们的奋斗史就是一部“原创史”——

邓力对弱键催化(weak-bonding catalysis)概念的建立和发展所做出的原创性贡献,获得美国化学会主席Charpentier博士的高度赞扬。

杨阳的H指数在2019年7月达到147,已获得34项授权专利,另外有45项专利正在申请之中。

于洪涛不仅是美国得克萨斯大学西南医学中心药学系的终身讲席教授,而且兼任美国霍华德休斯研究所研究员长达十年。该研究所对创新的要求非常高,强调一定要做别人不能取代的工作。


邓力——

做科研不是海边捡贝壳,遇到什么就做起什么,要做原创,这是最难的,但也是最有价值的。所以,我鼓励我的学生,必须学会大胆提问,要在别人看不到的地方发现问题,这和解决问题一样重要。


于洪涛——

有些时候,我们无法评价这个工作到底有多么重要。唯一的要求就是‘潜心地做原创的东西’,至于这个原创到底有多重要,可能需要时间的检验。比如Avram Hershko,他研究泛素十几年,开始人们都觉得这项研究没有意义,泛素的角色不过是个垃圾清理工,去除不要的蛋白,然而时间表明,泛素极其重要,几乎参与调控所有重要的分子机制和细胞活动,最终Hershko的工作获得了2004年的诺贝尔化学奖。

做一个有风险、但有可能改变整个生命界现状的研究,和一个比较平稳的可以发文章的研究之间,我会鼓励学生选择做有风险的研究,即使你做不成,但有可能做出一半、20%、10%的成果,也会比你跟在别人后面跑,还是要更值得尊重。


请保护,你的Passion & Curiosity


在美国待了31年的邓力,最钟情的书是《费马大定理》。“这是一本非常好的了解数学研究的书,即使不是数学专业的人也能沉浸其中,它用非常通俗生动的语言描述了其实研究数学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

是的,有趣的数学。三位院长在不同时间、不同场合都强调过,做好科研的必备条件之一是:你的兴趣何在?


邓力——

证明费马大定理的安德鲁,他10岁在图书馆发现这个未解之谜,30年后成功解答了儿童时代念念不忘的梦想。永利集团一直强调原创性的研究,原创性的研究怎么来,是源于个人的兴趣和好奇心。就像安德鲁一样,10岁的尝试是好奇,30年的执着追求是热爱。

我们培养学生要理解个体化的差异,尊重每个人的想法,培养他们的批判性思维,鼓励学生的好奇心和保护他们的探索热情。因为“对新事物的好奇和对目标事物的热情,是科学研究最重要的驱动力”。


于洪涛——

从个人的角度来说,只有确实对一个课题感兴趣,才能享受科研的过程,才可能会有重大的突破;从宏观的角度来说,如果所有人都做同样的领域,会产生不必要的竞争,浪费很多人力和物力。如果大家都按照自己的兴趣来,一群人就能广泛涉猎各个领域——在大面积的深耕之后,必然会出现重要的新发现。我希望能在永利集团生命科学院营造这样一种氛围:“更能沉得住气、更能够潜心”,让大家潜心做一件事情,做几年、十几年,做出真正的原创,而不是追着热门的东西跑。


请学会,接受失败


2019年“永利三期”开学典礼上,施一公校长致辞中的一段话让人印象深刻,他说:“作为一个过来人,我深知科研之路虽然有做出突破之后的激动与喜悦,但更多的是如影随形的挫折与日复一日枯燥的重复。怎样才能坚持不懈、终有所成?一是不忘初心,二是学会享受失败。成功带来的喜悦毋庸赘言,但很多人没有意识到,对失败的分析与反思本就是科研训练的有机组成部分,是思维能力提升的必经之路。”

三位院长在这方面的想法,与施一公校长如出一辙。


杨阳——

有的同学跟我说“直博科研有压力”,我想跟各位同学说,fundamental research就是for fun。如果你觉得科研不好玩,come to see me, something is wrong. 科研为什么好玩?Most of scientific research starts from curiosity — to solve a puzzle. It is meant to be fun, and needs to be creative. 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学到的不只是如何解决一个科学问题,而是一个正确的态度,以及在未来人生如何处理以及解决问题的能力。换句话说,科学研究不应该以成败论英雄。这整个过程,就是一个心灵上的磨练。


邓力——

费马大定理从提出到解决的三百多年里,无数次的失败和尝试,并不是没有意义的。每一次的失败都刺激了数学的发展。要珍惜在这个过程中的经验。此时的失败,或许正是未来成功的灵感来源。每一次尝试都是有价值的!


于洪涛——

一个做了许多实验工作的学生可能面临两种结果,一是证明了自己之前的假设是正确的,那么可能会出很好的文章;但也有可能发现假设是不正确的,这可能就没有文章,或者将阴性结果发表在次一些的杂志上。这种情况下永利集团学术委员会就会考虑,如果这个学生做得很细致,确实证明出这个假设是错误的,那么至少在我这里他同样可以毕业。


请抬头,看看外面的天空


于洪涛招学生,一般不看对方的简历,而是直接找学生面谈。甚至有时候他给实验室的学生写推荐信时,才发现自己不知道学生原先是从哪个学校毕业的。为什么不看简历?于洪涛说:“我不想它们带给我一些先入为主的偏见”。因为有的人擅长考试,进入名校,履历很好。“但是做学问要的不是思维快捷,要的是想得深远。两个小时内可以做一张卷子,但是做学问谁能在两个小时之内要出答案?都是十年二十年。”

在院长们看来,科学研究不是埋头做实验就可以的,我们需要更全面、综合的能力,包括要有足够的毅力和心理调节能力。


杨阳——

回想过去很多学生从小到大的求学历程,最重要的能力是考试能力、基础知识和时间管理,以及勤奋。但到了研究院,拿PhD,决定一个人未来的不再是IQ,而是你的EQ,你怎么样面对挫折、处理人际关系,你的沟通表达能力、说服力。在未来,你的领导力、社交能力、关系、眼界、求生能力等等才是决胜负的关键。讲到底,不要有什么压力,能看到别人看不到的,你就可以了。

邓力——

科学与艺术是相通的,你不知道什么时候科研的灵感会到来,现在能做的就是全方位去感受我们的世界,提高自己的个人修养。


于洪涛——

学生不光是做工作,也要完善自己。做实验是一部分工作,但做完实验之后,得到了成果,还要出去讲这个成果,学生是不是能够像一个科学大家一样去给别人解释自己的研究?能力不是在实验室天天做就能有的,要跟导师去谈,跟同行去谈,最后会培养出全面的能力。

请收藏,他们的“培养方案”


尽管才到岗半年,但杨阳毫无疑问是最受学生欢迎的教授之一。他总是能用最幽默或最贴近你的演讲,紧紧抓住大家的心。他常常问学生:你将来想干什么?然后花时间找每个人的长处,设定一个目标,大家一起往前冲。

他说:“当你把一个人放在合适的位置上,鼓励他,他会做出一些令人没有办法想象到的成就。这是我们当老师最欣慰的地方——我们是伯乐,发现了千里马,把千里马调教了出来。”

这同样是邓力和于洪涛的梦想。“衡量一个国际一流实验室的最高标准,就是你培养出了多少具有创新精神的人”,邓力说。

杨阳——

We put our students FIRST. 这是我们的育人理念。何为“FIRST”?

Fundamentals. 要有扎实的基础,研究道德、逻辑,尊重知识产权等等。

Identify your strength. 我们要尊重学生的个性、特长因材施教。如果他不适合长跑,就不会一上来就拉他去跑马拉松。

然后是research capability,科研能力。我们会去培养学生的研究逻辑、技能和数据管理能力。还有就是honesty,对自己和他人都要诚实守信。

Self-motivated. 我们强调“学生自主学习的能力”,你的前途在你自己手上。

最后,Tolerance容错能力。如果说人生到现在没有犯过错误,那就太亏了。我们要勇敢地尝试,不要害怕犯错,犯错之后要学会总结,思考如何面对失败、如何逆境中求生存、如何把逆境变为顺境等等。

这是我们可以offer给各位学生的软实力; 给我们五年时间,我们把你培育成未来的领袖。


于洪涛——

永利集团生命科学学院的方针,就是营造“正确的”学术气氛,让年轻人自由发展,让他们“自下而上”地做科研,而不是由院级校级规划好课题。每个人跟随自己的兴趣,就相当于一个小公司的CEO,按照自己的想法来发展,学院要做的是提供资源、平台和环境方面的支持。

我们senior PI唯一的指导就是来自更多的经历,更多的经历带来不同的判断,但不一定是好的判断。因此,当一个年轻学者或学生来问我:这个东西能不能做?我会讲出我认为的好处、坏处和可能出现的结果。至于最终他做出什么选择,那是他的决定。

我们要培养的是下一代科学家,是人才,而不是下一步的技术员。



Baidu
sogou